離巴生港約十二海哩,有一座孤懸的島嶼-吉膽島,吉膽島馬來文是Pulau KetamKetam是螃蟹的意思,所以吉膽島又稱「螃蟹島」。因為島上的建築物都是建在沼澤地帶,為避潮汐,於是創造出高腳屋,即是用很多柱子支撐,高於地面四至五尺的木構建築,是一種高難度的建築工程。每逢農曆初一和十五傍晚,當海水高漲時見到屋子好像是浮在水上,所以又稱浮腳樓。

98.11.23田調.jpg      

吉膽島上的高腳屋

98.11.23田調2.jpg  

吉膽島金門會館主席黃清河

         居民甲:「主席早!」,黃清河主席:「早!」。居民乙:「回來啦!」黃清河主席:「對啊!」。居民丙:「吃飯沒?!」,黃清河主席:「吃飽了!」。

         吉膽島上有200位左右的金門人在此居住,而黃清河是吉膽島「金浯江會館」的主席,從小在吉膽島出生,至今都65年,對這裡的一景一物再熟悉不過了。從我們一踏上這座小島,黃主席的手幾乎沒停過打招呼,島上居民宛如一家人,十分親切。走在島上、吹著微風,這一天,雖然帶著一點細雨,卻仍感到十分悠然自在,腳踏車是島上唯一通行無阻的交通工具,到處可聽到鈴鈴聲。隨時可見居民悠閒的在餐館裡聊天吃飯、無憂無慮。如果說這世界真有世外桃源,應該也不過如此吧。

98.11.23田調3.jpg  

吉膽島街景

        不過由於經濟因素、由於生活的壓力,造成許多年輕人外流,尋找更好的工作機會,黃主席半開玩笑半感嘆的說:「因為沒得生活,不得已就要移出去。像小學、中學、初中讀完,要念高中就一定要到巴生,到巴生之後,以後就要在巴生生活了,沒辦法。……所以我都戲稱它是『老人與小孩島』。因為一些小孩結婚生子,就帶回來給阿公阿嬤顧,然後出去奮鬥。而金門就是『老人與海的島』。」

        吉膽島真的充滿黃主席的童年回憶,他望著河面,神采奕奕的告訴我們,小時候每逢初一、十五會遇到漲潮,有時候睡到一半會發現床鋪怎麼溼溼的,還以為自己尿褲子了呢!回神一看,原來是漲潮,潮水都淹到床板了。有時候,那些螃蟹會順著高腳屋的柱子往上爬,爬進屋子裡,所以有時候半夜感覺小腿一陣痛,原來是被螃蟹咬了一口。我們聽了個個笑得合不攏嘴,那是我們沒有過的生活經驗,但卻可以感受得到那種童年的天真無邪與悠然自得。

98.11.23田調4.jpg    

黃清河的童年照片

        吉膽島上也有幾間金字號商店,我們拜訪了「金振源商行」的老闆,蔡振源以及他的兒子蔡全德。蔡振源也是因為日本登陸金門而和家人跑來馬來西亞,那時他才八歲,至今都已經幾十年過去了,他卻再也沒回到金門的家鄉。談起金門的種種,蔡振源有些感傷,他說:「家裡沒半個人了,都跑光了,也許連房子都倒了。……我從小來到現在,金門的人都不識幾個了。」

98.11.23田調5.jpg  

吉膽島上的金字號商店—「金成興茶餐室」

98.11.23田調6.jpg  

吉膽島上的金字號商店—「金振源商行」

        夜晚,我們回到了巴生,為了讓我們更深入了解當地文化,許晉福秘書帶我們到當地著名的「Mamak檔」,Mamak檔由幾個小吃攤組成,在空地上擺滿桌椅供客人坐下來享用美食,這裡是夜裡跟三五好友談天說地最佳聚會場所,點一杯印度拉茶,或點一盤印度炒麵、炸雞,或者是在台灣沒見過的roti tisu,花一點小錢就可以和朋友開心度過一整夜。

        這一夜,許秘書心血來潮,表演了幾首他仍有印象的童謠,十分有趣。您小時候一定都唱過那首「天黑黑,欲落雨,阿公仔舉鋤頭欲掘芋,掘啊掘,掘啊掘,掘著一尾旋鰡鼓,咿呀嘿嘟真正趣味」,這些馬來西亞金僑的童年裡也有這麼一首「天黑黑」,但是卻和我們熟知的歌詞有所出入喔!今天我們就在這一首「馬來西亞金僑版的天黑黑」中和大家道晚安囉!

 

馬來西亞金僑版的「天黑黑」

天黑黑,欲落雨

阿公仔舉鋤頭,巡水路

巡到一尾鯽仔魚,五斤五

蛇打鼓,田嬰舉旗叫艱苦

水雞舉鰻入腹肚

咿呀哇呀,放屁娶水某

 

落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阿青
  • 天黑黑也有別的版本耶 好有趣喔
  • 泯泯
  • 看到小吃攤都覺得餓了!!
    許多跟台灣小孩不同的童年回憶也非常有趣呢
  • vic
  • nothing

    This website look like very interesting.....
  • 小擦擦阿阿阿
  • 我很多香港朋友都以為 天黑黑是只有這一句歌詞呢 原來還有別的版本阿 孫燕姿應該來當天黑黑的世界代言人的說